1947541_668299029903088_1257891809_n  

關於服貿,就我念的社會工作來說對我們影響的產業有二:
1. 開放社會服務業—老人及身心障礙者福利機構
2. 健康與社會服務業

我以老人及身心障礙福利機構中的老人安養院來討論。

其中規定:市場開放承諾
(1)技術上不可行。
(2)沒有限制。
(3)允許大陸服務提供者在臺灣以合夥形式設立小型老人及身心障礙福利機構。大陸服務提供者出資比例須低於50%,不具控制力。
(4)同「電腦及其相關服務業」的承諾。

我們老師在上課時,不告訴我們影響什麼,要我們先回答:「我們覺得當服貿簽下去後會影響什麼?」
首先,我認為會有壟斷性問題。當大陸挾帶龐大資金進入台灣市場,能夠以較低廉的價格開設長照機構(長期照護將是未來台灣邁入高齡化社會十分重要的一塊)。當有價格低廉的安養院,會使一般老百姓趨向選擇此種,因為大家都不是太有錢的人。當大家選擇此的時候,價格較高的台人經營安養院將會逐漸消失,這時候如果大陸投資者說,「哎呀,不然我們撤資好了」台灣人會因為已經沒有其他選擇,而被他們所牽制(這裡要講的是我們已經把選擇權交出去)大陸投資者用溫水煮青蛙的方式,在最後要我們一定要有他們才行。

另一個原因,大陸資金部分不能高於49%,這很明顯的是以有兩個老闆為前提,這樣台灣人的資金會大於大陸人,經營權也不會流出。但我們看看那些上市的大公司,郭台銘有拿到超過鴻海49%的股份才擁有經營權嗎?大部份的公司都不只有一個老闆,若是有三個投資者呢?當大陸投資者擁有40%,另外台灣投資者各30%,那是誰擁有講話的權利呢?

最後一個原因是小型機構(低於五十床)不需要設立董事會,也就是沒有監督機構。沒有監督機構代表財政不需透明,資金流向可以全部私自運用。試問自己,你安心把長輩送到沒有監督機構的安養院嗎?

以上,這是我認為服貿為什麼必須逐條審查的原因,也是我參與這次學運的緣由。我是不知道有多少人不曉得到底這次學運是為什麼要參加,但是若要用「根本不知道在反什麼」的大帽子來扣我們的話,我不服。

服貿攸關的是我們這代的未來,若是當權者覺得這未來他不用看到所以可以亂審,那我想我們必須出來為自己的未來奮鬥。

自由和民主得來不易,感謝上一代給我們這們珍貴的禮物。就因為我們知道這一切是上一代流血才爭取到的,所以我們更珍惜。我們這代從沒經過戒嚴,對我們來說自由和民主早就是我們生活的一部份。如果我們一直無感於任何政策,那這個國家我將不知道會如何被政客們操弄於股掌之中。

實踐的價值是我們在書上學不到的,我們努力充實自己,為的是擁有更好的生活,更好的家庭,但
「沒有國哪有家」
如果我失去了自己的國家,那我將不知道我還要為什麼而努力

延伸閱讀:
《社會工作者應知服務貿易協定》--臺大社工系林萬億教授
https://docs.google.com/file/d/0Bymkyk8GCtfoX3lRMXFfNGZkY0k/edit
《社會工作者應知服務貿易協定2》--臺大社工系林萬億教授
https://docs.google.com/file/d/0Bymkyk8GCtfoT0U2NW53R1kyWDQ/edit

, , , , , , ,

葛羅麗亞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