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8202877_Fotor.jpg   

這次到禮納里和藝術家一起工作,當初的目標是希望能夠和藝術家共同商討出對於原住民藝術品銷售有新的出路。去之前就先做了一個網路問卷,內容主要是詢問民眾對於原住民藝術商品是否曾購買過?買過哪一些類型?為什麼願意購買?放上一些原住民商品圖片,請他們寫上自己願意付的價格。結果顯示大多數的人是在原住民風景區買過,大部分是一些飾品和食物,買的原因主要是外觀、個人喜好、支持原住民文化。請大家估價的結果,大部分都是介於一百到兩百元間,也許是因為學生族群為大多數,在購買力上比較平價。

P8233381.JPG  

當我拿著這份調查到部落和藝術家聊過和自己實作後,終於明白為什麼單價要訂的這麼高!一個鑰匙圈要賣兩百元,因為從裁皮、雕刻、噴色、串珠,每個都是人工。以我自己製作的電燒筆記本來說,從早上十點做到下午六點,總共八個小時,才完成一本。一本一般售價是450元,換算下來我每小時的工資大約才57元!但是當大家看到筆記本售價時,卻還會跟你討價還價!

P8223238.JPG    

問峨塞老師為什麼不大量生產陶燒作品,他告訴我:「就是因為量少,所以才是藝術品,所以才珍貴啊!」聽到的那瞬間,我才明白自己就算習畫多年,對於藝術的評價仍是用價格來判斷,實在羞愧。正因為每個作品都獨一無二,因此我們才會願意去買。原住民藝術家的作品不像在觀光地區一箱又一箱同樣的小油紙傘或是貓頭鷹,快速產出不代表價值比較低,但手工的東西多了溫度的價值。

P8233383.JPG P8182758.JPG  

 在部落的十天中,很多天的早上醒來,我是茫然的。每天我都有很多事情可以選擇去做,但也可以都不做,就只是出去聊天就好。記得在咖啡廳「嵐雲綠海」遇到的ina和老闆親切的幫我引薦同樣在為部落服務的社區工作者子雯,如果不是那杯咖啡,我不會有機會去拜訪小獵人爸爸,也不會有機會到瑪家原鄉探訪。參加好茶部落的豐年祭,子雯借我部落的服飾,把我打扮成魯凱姑娘,讓我順利融入大家。在豐年祭上認識了要下學期一起到人民大學交換的獨立歌手張心柔,世界很大,但人的關係就像串珠般,一顆顆被緣份串在一起。

P8223237.JPG  

上大學之後,就很少畫畫,以為和藝術的緣份走到一個盡頭,才發現藝術之於我早已成為內建,做的各種選擇都脫離不了干係。第一次接觸原住民,能夠用自己熟悉的方式進入,讓我在部落之中能夠幫上一點忙。在姥瑰皮雕工坊中,我製作了十本電燒筆記本,以義賣的形式售出,將所得七成捐給百合國小營養午餐費。和峨塞老師學習美工刀雕刻,喚起了我小學念美術班時印版畫的回憶,但用美工刀當作媒介卻是第一次,不一樣的技法,可以更細緻的刻出想要的圖案。完成的版畫「蛇郎君」有豐富的排灣族意象,一開始雕刻時並不知道這個故事,在刻完後老師才告訴我,那種從想像變成真的傳說的感動,至今仍波濤洶湧。

P8243451.JPG P8202863.JPG  

在和姥瑰一起工作的幾天後,她告訴我:「你以後在部落就說是我的乾女兒,這樣大家就會比較願意跟你分享。」我不知道乾女兒這樣的身分在大多數人心中是如何的?但對我來說那就像是一種認可,一種歸屬。想起被阿美族認可接納的外國人「馬修連恩」,之前聽到他的故事我感到不可思議,我以為在原住民中血緣才是最重要的,沒想到他的故事也發生在我身上!「來來」是我的排灣族名字,「嘎領梗」則是我的家族名,感謝vuvu幫我取的名字,讓我在自我認同上又多了些標誌。

P8233362.JPG 

很多選項在選擇之前讓我們糾結,在選擇之後仍讓我們在深夜時懷疑自己到底選對了沒有。從選擇確定之後,通往未來就只有「行動」,只有真的去做了,才會知道到底結果是對是錯。在來部落之前,我能做的就只是接洽好住宿,和蒐集資料,到當地後遇到的所有人和接到的工作,都不是規劃好的,但全部卻自然而然的到了軌道上。也許是因為我珍惜和每個人的相遇,也願意開口尋求幫助,因此我所想要的就擁有了。

P8233330.JPG  

謝謝屏東縣政府文化處、禮納里部落、淑儀姐、姥瑰、峨塞、嵐雲綠海、子雯、挺立、馬給以及幫助我的所有人,讓我在部落的十天,能夠也為你們留下一點什麼。謝謝!

 

延伸閱讀:

, , , , , ,

葛羅麗亞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