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ght_and_Fog  

(轉自維基百科:天水圍的夜與霧)

台大社工系由姚淑文老師(前現代婦女基金會執行長)開課的「家庭暴力防治」課程中,姚老師帶我們了解家暴的各個面向,包括法律、族群、資源、處遇等。其中的一項課堂作業是撰寫香港電影「天水圍的夜與霧」中和家暴相關的議題。在這份報告之中我先用故事情境的手法,設定女主角之前已經和社工求救過,這是第二次求救,再引出修正後的安全計畫書。老師給了這份報告全班最高分,故想和大家一起分享。

 

故事提要:「天水圍的夜與霧」是真實事件改編,描述來自四川的女主角王曉玲及一對年幼雙胞胎被香港的丈夫李森所殺害,過程中女主角求助議員、社工、庇護中心,最後仍然死於刀下。

 

我們就電影內容撰寫安全計劃書,以下:

 

一、   如果你是一位社工,幫曉鈴進行危險評估後,你覺得曉鈴(案主)的安全計畫應該包含那些範圍?你如何為她規畫安全計畫書,請說明。

「社工!請幫幫我!我先生他真的發狂啦!」曉鈴緊握著我(社工)的手。「我們先坐下來,看看我可以如何幫助你。」我帶著她到辦公室,看著穿著混亂且腳一跛一跛的她,心裡明白這次的嚴重性。「這次比上次還嚴重,曉鈴,你想要徹底的做出行動改變了嗎?」我問。「嗯,這次我一定要帶著孩子徹底離開那個男人!」曉鈴點頭如搗蒜,眼神中卻洩漏了她心底的不安與害怕。「來,我們先評估這次的嚴重性。」我拿出ESSA量表

 

 螢幕快照 2015-05-19 下午11.07.51  

 

l加害人暴力史:9分。李森曾把曉鈴用釣魚線纏繞雙手,並強行性行為,還從枕頭底下拿出菜刀在曉鈴面前揮舞刺破枕頭。曾經把四川家裡的狗用麻布袋包起來後打到血流成河。曉鈴到妹妹家裡去躲,李森竟然也到深圳去找她,並且還拿出刀,跟曉鈴妹妹說要去殺光她們。在家中李森把曉鈴和兩個女兒丟到門外,把傢俱向門外砸。到室內後摔破酒瓶,讓曉鈴踩傷就醫。

l情境:10分。李森揚言要殺死全家,在深圳時大喊「要死就一起死」。李森酒不離身,酒後自制力差,會不斷拳頭相向。且這幾次李森打的情況越來越嚴重,就算小孩看到也不停手,十分危險。

l加害人人格特質:7分。李森只敢對自家人使用暴力手段。在外頭就算看到有人色色的看著自己太太,也不敢上前阻止,只敢回家指責太太。當自己的酒被流浪漢喝掉後,也不敢打他,只是生氣而已。所以若是有局外人看著李森,他就比較不敢打曉鈴。李森認為自己是救了曉鈴一家的生活,所以他有資格教訓所有家人。

l加害人行為:10分。多次拿刀威脅要殺死曉鈴,當曉鈴求助時,李森會一直打電話給曉鈴。曉鈴回到家中馬上又遭遇家暴,且曉鈴堅持要走就會讓李森更加生氣,這次李森在電話留言語氣不似之前暴躁,反而很穩定,有可能是要改變應對方式。若是在讓曉鈴獨自回家,可能會遭遇不測。

l曉鈴主觀認知:10分。李森這次比其前次講話的語氣安定冷靜卻令人不寒而慄,且李森曾經放話要死就一起死,很有可能會在這次曉鈴返家時,乾脆把全家都殺光也不讓她帶走女兒。

 

「我們可以清楚的看到這次的狀況比前一次更加嚴重,我們之前做的安全計畫可能需要改變,這次我們再來通盤檢視一次,看哪裡可以改善好嗎?」我提議,拿出安全計劃書。

螢幕快照 2015-05-19 下午11.08.55   

1.時間性策略:

l   當意識李森有可能要開始家暴時,移動到家中最易逃走的出口

l   把家中危險器具換個地方放,這樣李森在找施暴物品時可以拖延時間

2.資源性策略:

l   社會資源網:揭露自己受暴事實,讓社區鄰里間關注,可以互相幫忙,因為李森不敢在有外人的狀況下打曉鈴

l   醫療單位:醫藥費由醫院社工幫忙籌措緊急醫療照顧費用

l   教育單位:幼稚園老師若發現孩童身上有傷,直接通報

l   了解最近的警察局和醫院在哪裡

l   牢記所有重要電話號碼,包括家暴中心電話、119及其他可以提供緊急救援服務的電話

l   將處境告訴可以信任的家人、同事、老闆、朋友

l   訂一個「暗號」或「密碼」,當需要幫助時,可以打電話給親人、朋友,用暗號讓他們知道自己有需要幫助

3.法治性策略:

l   申請保護令:到警察局、家庭暴力防治中心去請求協助聲請保護令,也可以直接到法院去申請

l   申請離婚

l   告李森傷害

4.經濟性策略:在家外儲存私房錢,以便危急時可以使用。

5.庇護性策略:

l   清楚庇護中心的位置、電話

l   知道除了庇護中心以外有哪裡可以暫時待著,例如公園、公共場所、工作地點,確認孩子也知道要去哪個地方會合

l   準備安全包,裡面有身分證、健保卡、駕照、提款卡、信用卡、銀行存摺、印章、支票簿、錢、聯絡電話簿、戶籍謄本、驗傷單、行動電話

6.保護性策略:

l   聯絡兒保處,讓更多專業團隊參與

      若是已離開關係後:

l   避免獨處

l   規劃遇到李森時該如何逃跑

l   假如必須和李森會面,選在公共場合

l   通知學校和工作地點

l   保留和記錄跟李森有關的信息、接觸、傷害

l   改變電話號碼

 

二、   你覺得天水圍的致命家暴案件,在所有的支持系統中,出現哪些服務的錯誤?請說明。

1.   鄰居:雖然鄰居第一次看見曉鈴被打時有協助她報案。之後陸續發現曉鈴家門用大鎖鎖著,和多次聽到曉鈴被家暴的聲音但只敢躲在家裡,不敢去按電鈴讓李森知道鄰居是聽的見的。如果鄰里能夠時常關心曉鈴一家,李森就知道社區的人是有在關注他們的,他的一舉一動是會被大家看到的,就可以增加他住手的機會。他也不會在認為就算他是在家裡打曉鈴大家也不會知道,就可以安心的大打出手。


2.   社區警衛室:社區警衛可以從閉路電視中看到他們一家在電梯裡面的情形,如果在最後一次發現他們表情有異,就可以向前關心。或者在之前李森將曉鈴趕出家門時,警衛就該阻止李森繼續攻擊曉鈴,可以以維護社區安寧為由介入。


3.   曉鈴的父母:當曉鈴的媽媽聽到曉鈴遭家暴時,可以更有敏感度,了解曉鈴當時極度需要有一個安全的避風港,無論是心理的或是現實上的。家裡雖然環境不好,但卻是可以療癒曉鈴心力交瘁最好的地方。媽媽卻要他繼續待在香港,認為家暴是很正常的、可以忍受的事情。爸爸在這個家中也像是一個隱形人,不敢站出來制止李森的行為,就連他打死家中的狗時,只要想起李森對他家的好,他就仍認為他是個好人。大陸鄉下農民的生活困苦,只要是對家裡有幫助,就把那個對家裡好的人視為「好人」。雖能夠理解他們其實對女兒的遭遇是同情的,但仍對於家庭功能不彰感到憤慨。


4.   幼兒園:幼兒園的老師不斷的和李森一家討生日費,就算有能力上幼稚園,但不見得每個家庭都能再負擔其他的費用。金錢上的壓力,是李森一家最常吵架的理由,也是曉鈴想要出去工作的原因。生日費這種看似無關痛養的事情,背後卻可以看到父母為了要讓小孩不被他人異樣眼光看待(沒交生日費)所受的痛苦和壓力。幼兒園老師或許可以依照家庭狀況不同斟酌費用的繳交,不要再造成家庭的壓力,也可以幫忙尋找政府是否有提供其他福利來負擔幼稚園的費用。若是幼兒園老師能發覺到雙胞胎姊妹有時未到班的情形,也可以幫忙詢問是發生什麼事情,不該只是照顧到小朋友,在父母接送時,也能多點其他的談話,讓父母知道有很多人在關心他們。


5.   早餐店:曉鈴在早餐店中工作,李森也會到那裏去用餐同時監視曉鈴的狀況。早餐店的老闆可以為員工提供工作服避免員工服飾上的安全一律,或是在了解曉鈴的經濟過後,主動詢問是否有需要幫忙的地方。當李森在店家時,也可以和他多聊聊,給他們主動的關注,都能讓這個家庭也可以注意到外界的眼光。在曉鈴遭受家暴時,讓她在內場工作不要讓她不能工作,因為她需要這份薪水。

 

6.   李森的兒子:李森的兒子了解自己爸爸的脾氣乖戾,去探望他時,只給他金錢上的援助,卻從不過問生活。如果他可以更關心李森或是更常去探望他,就能讓李森的注意力不只放在曉鈴身上,也有其他管道可以宣洩他的脾氣,相對來說他的兒子年輕高大,對於老爸來說處在比較不危險的位置。


7.   庇護中心:庇護中心的管理員,看到曉鈴半夜才到達庇護所,用非常冷酷和被打擾的情緒對曉鈴。這種對待方式讓人覺得很不好意思,有可能在下次就不敢再來尋求幫助。庇護中心的姊妹每個都是有原因才進來的,一開始的菲妹不但對曉鈴大聲咆哮還佔據她的位置,所幸陳莉即時出現解決情況。若是那天陳莉能夠陪曉鈴一起回家,決定下次再出門遊行的話,曉鈴就能有伴。只要陳莉能再更堅持一點、雞婆一點,悲劇或許就能避免。


8.   社工:電影裡頭的社工目標很清楚就是「勸合不勸離」,不聽曉鈴的請求,就將他們放在一起會談。且看到李森按住曉鈴的大腿,也沒有覺察到那是一種控制的表現,代表就算表面上看起來一直道歉,心理那塊想要掌控曉鈴的心仍沒放棄。社工只聽到他想聽的、看到他想看的,聽到李森不想離婚就一直贊同他,看到李森下跪就要小玲原諒他。當下一次曉鈴又求助時,社工仍是盡量能夠隨便就隨便,彷彿只要他們平安的一起離開會談室,他就不用負責了,根本沒有想要做到最大幫助的意思。在庇護中心的社工是正常上下班制度,偏偏受暴婦女怎麼可能是照他正常上下班的被打?就算沒辦法在半夜趕過來,應該也要有後續追蹤,並且主動的訪視曉鈴和李森的生活狀況,規劃曉鈴的安全逃生計畫。不過這一切都沒有發生,社工的位置就和他在庇護中心看起來的一樣-是空的。

 

9.   警察局:警察如果沒有收到命令,確實不需要陪同民眾一起返家,但是看到曉鈴不斷的苦苦哀求,並且聲稱她認為她老公非常不穩定,警察仍舊忽視,要曉鈴自己面對「家務事」。警察擁有的不只是公權力,更有一種另人民畏懼的尊敬感,只要有他的出現,李森絕對不敢亂來。當媒體詢問到曉鈴是否有來警察局求助時,警察因為沒有留報案記錄,就聲稱沒有,把責任全部推出去,好像事不關己一樣。警察就應該要肩負起保護人民的責任,能在報案時察覺事態嚴重,並且寧願多跑一趟,也不要忽視掉一個潛在犯案,這樣這起滅門血案或許就不會發生。

 

綜觀這麼多支持系統的失調,才導致慘案發生。現代社會人與人疏離,自掃門前雪,只管家屋事,然而沒有人與人之間的互動,就不可能有關心和照顧。天水圍的霧與夜,讓我們看到社會最底層的人民是如何在暴力與漠視的環境下掙扎。不只是社工可以是事件的阻止者,更重要的是周遭就有願意關心他人的鄰居、朋友、同事,只要願意去敲門、按電鈴、在看到時報警,都可以挽回這場人間悲劇。

 

 

 

, , , , , , ,

葛羅麗亞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