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A讀書心得

《Q&A》,Vikas Swarup(維卡斯.史瓦盧普) 著/盧相如 譯/皇冠出版社

前言:本篇為我在修習台灣大學鄭麗珍老師的《貧窮與社會工作》之學期作業,與大家分享將重點放在「貧窮」角度的讀書心得。

  當看見老師要我們寫一份關於貧窮讀物的心得時,馬上就想到了之前很喜歡的印度電影「貧民百萬富翁」,它的原著是由「維卡斯‧史瓦盧普」,一位印度外交官所寫,書名叫做「Q&A」。這是作者的第一本小書,但他立刻被拍為電影翻譯成多國語言。此本書生動地描寫一位印度貧民窟的少年──羅摩‧穆罕莫德‧湯瑪士,贏得益智節目「W3B」史上最高獎金──十億盧幣,麻雀變鳳凰的故事,但是不甘心的製作單位,以他作弊為由,逼他簽下認罪書放棄巨額獎金,所幸受到一位神秘女律師的幫助而有了轉變。由於本書故事的發生地點是在印度,在內容當中也清楚描述了許多印度民間的情形,包括:貧民窟的生活、貧民所遭遇到的不平等待遇、人口買賣的問題…等等,又因為作者是個外交官,甚至連一些國際外交的基本知識都有寫在裡面,本書將重點放在這十二道題目背後的真相,也就是湯瑪士能達出這些問題的原因,其中也有寫到許多關於人性的黑暗面。

  在序曲時,他就深刻的刻劃了窮人的面貌:「當你的存在『於法不容』,當你住在城市這個荒原裡,拮据的要命,為了爭取每一小寸空間而拚了命推擠,甚至連拉個屎都得排隊,那麼遭到逮捕也似乎是遲早的事了。你早一習慣有一天搜索令上會出現你的名字,而那閃著紅燈的吉普車終將駛向你。」寫出了窮人連顧自己都來不及了,當鄰居或是周遭的人發生什麼事,更是無暇顧於他者。以前我總認為生活越辛苦的人,一定會彼此互相幫忙,畢竟在最艱苦之時每個人都是需要援助的,但沒想到結果不但不是如此,反而恰恰相反。自掃門前雪這種事原來不只是會在都市中發生。可是和都市中不同的是,都市之所以會如此是因為人們生活步調快速,不太有時間處理人與人間的情感,在貧民窟則是當人們只能注意到自己是否溫飽,別人的遭遇就算在嚴峻自己也幫不上忙。另外一個議題事關於貧民窟被貼上的標籤,諸如:「骯髒」、「愚笨的」、「禍亂根源」、「手腳不乾淨」等,就算偷竊之類的事情也許不是他做的,但生活在最底層的他們哪有資格反抗,而因為這種事發生的過於頻繁,人們也司空見慣,懶得辯駁。

  另外他在第一章則提到:「像我這樣來自於食物鏈的最底層,在我之上還有類似小扒手之類的罪犯,在他們之上則是趁機敲詐、放高利貸的人,然後是顯貴人士,再來是商賈,最後才是警察。警察被賦予某種無形的權利可以施展各種手段,沒有人可以制止他們,誰能夠辦的了警察呢?」窮人竟然是在一切分類的最底端,甚至連小偷還不如,實在是令人詫異。難道貧窮是一種原罪?只要是屬於這種身分,就算沒有做出非法行為,還是難逃被社會上鄙夷的最下層人。而曾幾何時象徵著「正義」的警察,變成高高在上的「大人」,可以依照自己的喜好來對待人民?警察和政府大概都不是窮人的好友,而是他們最懼怕的敵人,趕著他們亂竄,又或者希望泯滅他們消失在城市之中。

  書中主角是以酒吧服務生的身分參加W3B,在印度服務生差不多和清潔工、園丁的等級差不多,都是由貧民窟的人出來做,也因此他在參加時,主持人不斷以他的身分來揶揄他。這也代表了就算有一天一個貧民窟的小孩就算努力做到了一個不錯的職位上,他在大部份人的眼裡還是那個「從貧民窟來的小孩」,這種階級身分在印度的種姓制度之下更是無所遁形。沒有一個人會認為「從貧民窟來的小孩」會是聰明的、成功的。所以主角就算完全答對了,卻馬上在節目結束之後被帶到警局以詐欺、作弊起訴,因為這種「身分」使他不可能也不可以做出不符合他階層的事。

  書中主角的全名是-羅摩‧穆罕默德‧湯瑪士(王子、先知、聖徒,也就是印度教、回教、天主教的名字),名字是因為有一天兩位不同教徒的人衝進神父家中,認為他收養的孤兒不該信仰基督教,而分別替這小孩取了不同的名字,在百般爭吵之下最後決定各取一宗教的名字。也因此當主教在面對印度各種不同宗教時,能夠不需說謊的稱自己叫做什麼,然而卻也因為他的名字奇特,也讓他惹上了不少麻煩。印度的宗教對立嚴重,各種宗教都有不少的擁護者,而在這之中有一個特別的現象就是貧困者反而都是越崇拜宗教的人。當他們遇到了好事,會馬上到寺廟感謝神祇,遇到不好的事情時則是相信神會給他們指示。在台灣,雖然也有許多宗教,但是社會有一種人只要努力就一定可以成功的人定勝天氛圍,而那些求神問卜的也通常就是貧苦的民眾,沒有錢看醫生,就做民間的法術或者每天到廟中祈求。

  另外在「對於殘廢的想法」這章中,提到了一位假扮為貿易商人的有錢男子,實際上以帶走貧民窟小孩並把他們弄瞎、瘸腿等方式來騙取路人的同情錢,然而這種做法也許在貧民窟中流傳,卻不會被攤在光天化日之下。因為沒有人會也想讓自己陷入泥沼之中,貧民是拯救不完的循環裡。很多只會發生在貧民窟的問題是不被大眾所知道的,然而貧民卻也只能自己想辦法小心避免,也無法去報警或什麼的,因為他們知道警察是不會站在他們這邊的。我看到這段時不禁想起夜市裡那些蹲坐甚或爬在地上的乞丐,他們很有可能也是被幕後集團所操控,就算做得再努力,錢也不是他們的,最多獲得的就只是免費三餐或是一個可以蝸居的地方。健康的窮人可以付出勞力工作,但殘障的窮人們,他們沒有太多選擇,很有可能就會被集團利用操控,利用他們的身障去騙取人們同情心,在從中獲利賺黑心錢。

  在書中我看到另外一個關於貧民的議題:從很小就須不斷的工作。主角從神父死亡之後便必須一個人到處漂流尋求工作,年紀不到十歲的他應徵到的工作不外乎就是幫傭,從熨衣服到買菜或是陪主人逛街,他都曾經做過。他們不會有機會念書受教育,而且從小就外出工作也令他們沒有時間求取知識,就算有興趣,也被迫不得不屈服於現實。在高中時老師就常和我們叮嚀:「離人生最近的成功之路,就是念書。」我也始終相信若我想要出人頭地,我必須擁有比別人更多的知識。以前也會覺得那些只能在飲料店工作或是在喜宴端菜的年輕人,為什麼不繼續升學?以後人生要工作的時間久的是,怎麼不在人生最黃金的階段好好汲取知識?後來才曉的,很多人是不得不,有家庭的重擔或是早就背負著沉重的助學貸款使他們不敢再繼續念下去,這些都是我們無法從一個人的表面去了解的。他們不是不想,是不行。

  有一段主角提到:「窮人家也有求知的權利。我跟你打賭,如果由窮人家來舉辦益智比賽,相信有錢人也不見得會答對。我不知道法國流通的貨幣單位,但是我可以告訴你沙利尼˙泰積欠附近當舖多少錢。我不知道第一位登陸月球的人,但是我可以告訴你誰是達拉維第一個製作盜版DVD光碟的人,你能夠回答我出的益智問答嗎?」從這裡我連想到了小時候開始每個人都測過的EQ測驗,之前有一份報告顯示貧民窟黑人和原住民的智商較低,但大家都忽略了這份問卷完全是由中產階級的白人出題,原本環境就大相逕庭,若是由黑人或原住民自己出題,是否其他人種的智商就降低了嗎?光鮮亮麗的人總以為他們就是法則就是標準,完全忽視或者根本是看不起比他低落的人,不是認為他們沒價值就是認為他們不具備參考的條件。可是生活於一般社會的我們其實也常常忘記了我們是以主流的角度來看待事物,也許我們無心去忽略,卻常常忘了自己確實也是以站在某個高度的視角去忽略那些底下的人。

  大家應該都認為受過教育的人,通常都要比那些沒受過教育的人所知道的還要多。但是事實上,不見得是這樣。貧民可能比同年齡的我們知道得更多、見過更多的場面、體會過更多的事情。因為從小便居處於龍蛇雜處之地,打架傷人、家暴性侵亂倫,就是發生於鄰居之間。在我們跟主角湯姆士同樣年齡時,注意的可能是要吃什麼口味的棒棒糖他們面對的卻是下一份工作要去哪找。也因為從很小就出社會做事情,不得不說他們早就經歷過的風霜可能是我們十年、二十年之後才有可能體驗到的。主角在18歲以前的生活,既坎坷又可憐。但是,這樣的生活,讓他懂的比我更多,看的比我更遠。他所經歷的,是一種親身的體驗,那是我們在課本中學不到的。

  讀完這本書,除了看到作者並不是因為運氣而是本身的經歷讓他過關斬將,也看到了一個18歲的孤兒漂泊的人生。我在書裡看見了關於印度貧民窟更加詳細的描述--貧民窟裡的人不算是人,甚至不如畜生。而關於貧窮問題,更是在每章節中不斷出現。可是讓我很感動的是儘管主角一生面臨許多選擇(雖然才十八歲),但他都選對了。這真的是運氣嗎?其實不然,書裡他所做的選擇,其實都很單純,都是一些符合道德、符合正念的選擇。也就是說,主角從不做那種傷害他人(或社會、國家)的選擇。一個被遺棄在混亂街上的孤兒,似乎貧窮表面上就註定了他一生的命運,但他那顆願意捨已為人的心,讓他能夠在急難之時得到幫助。貧窮確實會引發非常多的社會問題,可是並不能用一竿子搭翻一船人,如果政府願意注意這一塊,貧窮就不用再背負著「禍亂根源」的標籤。也能夠讓受盡委屈得家庭們不再貧病交錯,永遠沒有階級流動的可能。

, ,

葛羅麗亞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