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M_4059.JPG

今天早上收到屏東塌塌米阿公過世的消息,非常的震驚,因為從訪問到現在,時間不過幾個月,阿公認真製作塌塌米的模樣依舊歷歷在目。

當初拜訪阿公,是因為他的孫子揚元主動從粉專發訊息給我,希望我也可以幫他阿公寫一篇文章。當初答應他下次去屏東一定去拜訪,沒多久後就和阿公在工作室和雜貨店混合的一樓,度過了一個非常難忘的下午。

SAM_4043.JPG

SAM_4068.JPG

阿公告訴我他不讓小孩學做塌塌米,是因為這行業太辛苦,做到他這代就好。可以坐辦公室吹冷氣的工作比較好,還順便鼓勵我也去考老師。

訪問的最後,阿公站在他最喜歡的收音機旁邊,告訴我「沒做事的時候,我一個下午就在這聽廣播。」一手撫摸著老舊收音機,一手緩緩的調頻,我們都在等待一個適合的頻道。時間彷彿靜止,空氣間只剩雜訊的聲音疵疵嚓嚓。

SAM_4166.JPG

https://youtu.be/8EczVr0oq58   (阿公裁切塌塌米的聲音)

SAM_4102.JPG

昨晚阿公正在趕工最後一批給廟宇的塌塌米,老婆、兒子和孫子都在一旁幫忙,阿公甚至還和揚元問我最近好不好,說我好漂亮。做到一半突然很喘,到椅子上沒多久就離開人世,手上還拿著做了一輩子的工具。

「趕給天公的訂單也不用這麼急著自己也去見天公吧!」揚元在電話那頭無奈的說。

SAM_4139 拷貝.JPG

上午把當天拍的九十幾張照片和影片傳給揚元,他想把這些傳給他們家人,告訴我這是他們的傳家照片。那一刻我突然懂得自己在做的事情是什麼,我一直相信每個人都是獨一無二,值得在這世界上留下足跡,能夠參與其中,並傳遞這份歷史,我感到十分榮幸。

 

SAM_4113.JPG

台大孫維新教授說過
「每個人一生都會死兩次。第一次是停止呼吸的那一刻,第二次,是所有記得你的人都停止呼吸的那一刻。而我們對於尊敬的人、所愛的人的懷念與追思,可以讓這兩次中間的間隔,變得長一點。」

從此,屏東的手工塌塌米,就這樣隨著阿公的離去絕跡。

SAM_4117.JPG

 

阿公製作塌塌米工具

SAM_4052.JPG

半甲子的木尺

SAM_4055.JPG

鐵針

SAM_4149.JPG

一般的塌塌米尺寸,和訂做尺寸

SAM_4151.JPG

阿公習慣戴在手上,避免過度摩擦

SAM_4150.JPG

 

, ,

葛羅麗亞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